回 歸 , 回 歸 !
黃 擎 天

一 九 九 七 年 六 月 中 , 坐 「 移 民 監 」 的 芷 君 刑 滿 出 獄 , 回 流 了 。

一 切 按 照 原 定 計 劃 進 行 , 沒 有 意 外 , 人 和 事 都 沒 有 出 軌 。 事 到 如 今 , 芷 君 算 是 功 成 身 退 , 一 手 拿 著 加 國 護 照 , 一 手 拖 著 六 歲 的 仔 仔 , 回 來 向 丈 夫 交 差 。

機 艙 外 的 黑 幕 , 突 然 破 了 一 個 洞 , 只 見 一 點 又 一 點 的 燈 火 , 愈 來 愈 密 , 愈 來 愈 明 , 東 方 之 珠 就 在 眼 前 。

芷 君 反 覺 一 陣 刺 眼 。 加 拿 大 的 夜 色 不 是 這 樣 的 。 入 夜 的 安 大 略 湖 一 片 寂 靜 , 沒 有 人 影 , 沒 有 燈 影 , 只 有 天 邊 一 輪 明 月 映 照 在 她 寂 寞 的 心 。

飛 機 還 未 降 落 , 機 艙 內 的 香 港 人 已 急 不 及 待 起 哄 , 老 的 、 嫩 的 、 男 的 、 女 的 , 一 一 起 身 拿 行 李 , 七 嘴 八 舌 的 叫 嚷 , 準 備 第 一 時 間 衝 刺 , 害 得 空 姐 們 苦 苦 相 勸 , 他 們 才 肯 坐 下 來 , 扣 上 安 全 帶 。

熟 睡 的 仔 仔 卻 縮 作 一 團 , 虧 他 給 困 在 機 艙 十 七 小 時 。 芷 君 看 在 眼 裡 , 心 頭 不 禁 一 熱 , 心 想 最 教 她 留 戀 的 還 是 這 個 兒 子 。

由 今 天 開 始 , 放 下 對 人 對 事 的 偏 見 , 以 開 放 的 胸 懷 去 細 看 這 個 世 界 , 你 自 會 發 現 大 千 世 界 裡 形 形 色 色 的 眾 生 相 。 當 這 些 人 和 事 能 夠 觸 動 你 心 , 它 們 便 是 你 執 筆 為 文 的 靈 感 !

仔 仔 終 於 被 旁 人 的 暄 鬧 聲 吵 醒 , 揉 了 揉 眼 的 問 : 「 媽 媽 , 爸 爸 來 接 機 嗎 ? 」

芷 君 假 裝 沒 聽 見 。 德 成 在 長 途 電 話 裡 說 , 自 己 通 常 工 作 到 晚 上 十 時 才 下 班 。 「 你 是 在 香 港 長 大 的 , 總 不 會 迷 路 吧 ? 下 機 後 請 坐 的 士 , 省 得 我 撲 來 撲 去 。 」

心 裡 雖 有 不 滿 , 但 芷 君 是 個 顧 全 大 局 的 女 人 , 她 不 要 在 小 節 上 跟 丈 夫 過 不 去 , 她 要 讓 仔 仔 快 快 樂 樂 地 回 家 。

沒 有 熱 情 的 擁 抱 , 沒 有 盼 待 的 心 情 , 芷 君 和 仔 仔 在 的 士 站 等 了 十 五 分 鐘 , 跟 司 機 說 了 個 地 址 便 沒 入 黑 暗 之 中 。

德 成 一 時 才 回 家 。 芷 君 早 已 上 床 , 房 門 虛 掩 , 她 聽 得 見 德 成 的 腳 步 。

下 一 頁